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柳宗元为啥要在这里投资地产?

时间:2019-03-23 01:4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从事职业摄影28年,几十幅作品在全国摄影比赛比赛中获奖,多家专业图片机构签约摄影师,摄影培训学校讲师。乐途专栏作家。

  记不清是中学还是小学?我们曾经学过那首“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我一直以为作者柳宗元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浪漫文人,到了湖南永州才知道其实柳宗元也会买产业置地,而且十天之内就买了两处地产。那么柳宗元买的是啥地产?在哪里?干啥用的呢?

  从文字上知道永州就是因为中学课本里有一篇捕蛇者说,作者正是柳宗元,第一句就是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作为一个没有在动物园以外见过蛇的中学生,对此兴趣盎然,自然也就记住了永州。提到永州脑海里自然反映出来的就是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至于异蛇到底是一种什么蛇却始终没有搞清楚,结果到了永州发现居然有“异蛇“”这个蛇名,有一种当地很有名的酒叫做“异蛇酒”,开始很诧异,以为异蛇被确认破案了呢!细一问才知道当地把所有的毒蛇都干脆称作“异蛇”了,异蛇酒包含有各种蛇泡的酒,不是一种,而是一系列。虽然有蹭柳宗元热度的嫌疑,但听同行的当地老师说功效不错(此段另收广告费。哈哈!开个玩笑 )。

  这次终于有机会到了永州,睡了一宿以后第一件事儿就是前去朝拜柳宗元老爷子曾经描述过的地方——冉溪。这里虽然不是捕蛇者说里写到的地方,但却是《永州八记》中的前四记《始得西山宴游记》、《钴鉧潭记》、《钴鉧潭西小丘记》、《至小丘西小石潭记》(也称《小石潭记》)中描述的地方。

  永州八记的第一篇《始得西山宴游记》(古文不好的请略过原文,直接看俺的总结)

  自余为僇人,居是州,恒惴栗。其隟也,则施施而行,漫漫而游。日与其徒上高山,入深林,穷回溪,幽泉怪石,无远不到。到则披草而坐,倾壶而醉。醉则更相枕以卧,卧而梦。意有所极,梦亦同趣。觉而起,起而归;以为凡是州之山水有异态者,皆我有也,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因坐法华西亭,望西山,始指异之。遂命仆人过湘江,缘染溪,斫榛莽,焚茅茷,穷山之高而止。攀援而登,箕踞而遨,则凡数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其高下之势,岈然洼然,若垤若穴,尺寸千里,攒蹙累积,莫得遁隐。萦青缭白,外与天际,四望如一。然后知是山之特立,不与培塿为类。悠悠乎与颢气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与造物者游,而不知其所穷。引觞满酌,颓然就醉,不知日之入。苍然暮色,自远而至,至无所见,而犹不欲归。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然后知吾向之未始游,游于是乎始。故为之文以志。是岁,元和四年也。

  写的意思基本就是个开篇,相当于旅游达人的招募贴,所不同的是,招募帖是找达人,而《始得西山宴游记》是柳宗元告诉别人:哥们儿发现了一个不收门票的好地方,保证你们没去过,到这里才知道啥叫好地方来好风光。他们不是把老子被贬到这里吗?老子玩儿去喽!

  钴鉧潭,在西山西。其始盖冉水自南奔注,抵山石,屈折东流;其颠委势峻,荡击益暴,啮其涯,故旁广而中深,毕至石乃止;流沫成轮,然后徐行。其清而平者,且十亩。有树环焉,有泉悬焉。

  其上有居者,以予之亟游也,一旦款门来告曰:“不胜官租、私券之委积,既芟山而更居,愿以潭上田贸财以缓祸。”

  予乐而如其言。则崇其台,延其槛,行其泉于高者而坠之潭,有声潀然。尤与中秋观月为宜,于以见天之高,气之迥。孰使予乐居夷而忘故土者,非兹潭也欤?

  那意思是说,在西山的西边,有一个被水冲刷出来的形状像个熨斗一样的小潭,“钴鉧”就是熨斗,过去放火里烧热不带电的那种。中间深边上浅,大约有十亩地左右,有泉水流到里边,泡沫还会转圈圈,总之那是美美哒!潭的主人因为负债所以要卖了这地方,俺一听立马就买下了,咱不差钱儿。买了以后重新装修布置了一番,看着天也高了,出气也长了,那叫一个爽。还说:“是啥让我乐意呆在这蛮夷之地不回家的?就是这个潭啊!”

  喂喂,醒醒您呐!您老是被贬到这儿来的好吧!你老倒是想回家呢,可是皇上不让啊!咱能少喝点不?

  永州八记的前四个记中其实讲的是一条河道的不同地方,这条河柳宗元在文章里称为冉水,后来被他改名叫做愚溪,愚蠢的愚,原意是骂自己蠢,当京官的时候非要掺和什么改革,结果搞砸了被贬到永州当永州司马,同时代晚些时候还有一个倒霉蛋叫白居易的,被贬到江州当江州司马,柳宗元写了个永州八记,白居易写了个琵琶行,看来被贬去当司马的都是挺有才的。

  今天的钴鉧潭水面依然宽阔,河道在这里产生了一个弯曲,从上游的小石坝流下来的水波澜不惊,潭水清澈,水面倒映出两岸树木的绿色,一条小船系在岸边,两位当地老哥坐在石坝上钓鱼,岸边的村民还在小溪里下上捉螃蟹的地笼子,里面放上酒糟作饵,一夜间可以捕到二三十只河蟹?放在自己的店面里面卖,鸡蛋大小的螃蟹卖15元一斤,应该算是便宜了。

  没有看到柳宗元说的悬泉,大概是过了1200多年泉水改道了。还有一种可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潭的下游修建了一个水电站,拦坝蓄水,所以水位上升,七八年前又把水电站大坝炸掉,花了两百多万清除淤泥,即使这样水位依然要比原来高了不少,所以悬泉已经淹没在水下也说不定。但尽管如此,钴鉧潭依然非常的静美,就像潭边人过的慢生活,自由自在,不徐不疾。

  第三篇《钴鉧潭西小丘记》写的是钴鉧潭北侧的河岸边的一个怪石起伏的神秘小丘。(古文不好的请略过原文,直接看俺的总结)

  得西山后八日,寻山口西北道二百步,又得钴鉧潭。西二十五步,当湍而浚者为鱼梁。梁之上有丘焉,生竹树。其石之突怒偃蹇,负土而出,争为奇状者,殆不可数。其嵚然相累而下者,若牛马之饮于溪;其冲然角列而上者,若熊罴之登于山。

  丘之小不能一亩,可以笼而有之。问其主,曰:“唐氏之弃地,货而不售。”问其价,曰:“止四百。”余怜而售之。李深源、元克己时同游,皆大喜,出自意外。即更取器用,铲刈秽草,伐去恶木,烈火而焚之。嘉木立,美竹露,奇石显。由其中以望,则山之高,云之浮,溪之流,鸟兽之遨游,举熙熙然回巧献技,以效兹丘之下。枕席而卧,则清泠之状与目谋,瀯瀯之声与耳谋,悠然而虚者与神谋,渊然而静者与心谋。不匝旬而得异地者二,虽古好事之士,或未能至焉。

  噫!以兹丘之胜,致之沣、镐、鄠、杜,则贵游之士争买者,日增千金而愈不可得。今弃是州也,农夫渔父,过而陋之,贾四百,连岁不能售。而我与深源、克己独喜得之,是其果有遭乎!书于石,所以贺兹丘之遭也。

  说的是钴鉧潭边有一小丘,上面的石头很有意思,千奇百怪的,有的像牛马饮水,有的像狗熊上山。这么好的地方主人居然不想要了,要价400文钱好几年居然没人买,估计是没找达人发微博,柳宗元一听这价觉得捡了个大便宜,不差钱,又买了。同伴也觉得这不就是捡漏吗?买完了装修装修完了往那一躺那叫一个痛快,眼耳神心哪哪都那么舒坦!这地方要是在一线城市还不得翻上百十倍的价钱!咋就被俺撈上了捏?咋就400文钱愣是好几年卖不掉呢?还是跟俺有缘啊!这不就是给俺留的吗?赶紧写片文章刻在石头上显摆显摆吧!一时间颇有炒房赚了钱的赶脚!

  西小丘今天和柳宗元所描述的大体一样,只是岸边长满了竹子,多了一条石板小径直通下来,站在柳宗元所说的那些像牛马像狗熊的石头上,你会感觉自己像雾像雨又像风,你会感到时光似乎停止了,我们和1200年前的人瞬间心意相通了。

  此时看到一位大哥在旁边钓鱼,便上前问他西小丘的故事,大哥一口纯正的湖南话比手画脚地说了半天,俺啥也没听懂,但知道他说的就是俺脚下的这些石头,那意思应该就是说:“我们不一样,不一样,不一样。”俺只好点头:“嗯,啊,对,是,好,谢谢!”心里话说:“这咋比外语还难懂哪?看来还是花鼓戏听的少,以后一定多听听奇志大兵的相声。”

  世界上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的眼睛。必须要佩服柳宗元的眼力,再往前走了120步,他又发现了一个美的连他自己都不敢多看一眼的景点:小石潭。

  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隔篁竹,闻水声,如鸣珮环,心乐之。伐竹取道,下见小潭,水尤清冽。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嵁,为岩。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

  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日光下澈,影布石上,佁然不动;俶尔远逝,往来翕忽。似与游者相乐。

  坐潭上,四面竹树环合,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记之而去。

  这篇文章说的是,这边的水底全是石头底,好多石头,还有好多鱼,水清的那些鱼就像悬停在半空似的,一会儿嗖的一下又都钻没啦!整个一个逗你玩。再往西南一看发现河床上的石头犬牙交错,河水看不到头,四周安静得不像人世,咋越呆越瘆得慌捏?还是家走吧!于是写了一篇游记走人啦!

  在小石潭处看到一对情侣,手牵手走在溪中间的坝桥上,小心翼翼恩恩爱爱的互相照顾着,然后脱下鞋子坐在石头上,用脚撩着溪水。我也摸了一下水,非常清凉舒适,这个地方可能是因为河床浅的缘故,溪水清可见底。如果没有这一对情侣,真的是四下无人,如果没有我的出现,对于这对情侣来说,这里真的是谈情说爱的绝佳秘境。在这里谈恋爱,无论般不般配,一切皆有可能。

  柳宗元当初是和几位男人到这里,如果他跟白居易一样遇到个浔阳江头的知音琵琶女,那一定是另外一番情调了,不论怎样,反正一定不会觉得瘆得慌了。

  愚溪出了柳子街汇入了潇水,潇水又汇入了湘江。把最美的这一段河道留在了柳子街。在柳宗元这位大才子笔下成为了流传千古的名篇。让愚溪成为了后世读书人争相朝拜的地方。不由让人感慨,人家大文人遭贬谪都会贬到这么好的地方。可究竟是愚溪成就了柳宗元还是柳宗元成就了愚溪?究竟是人杰呢?还是地灵?抑或二者相得益彰呢?

  其实真正的情趣不仅在于奇石胜景,而且还在于人的修养,那西小丘400文钱几年都没人买,为何?世人缺少审美的眼光而已,那石头上又种不了庄稼,农民们要它干嘛?直到柳宗元把他买走,装修完了才发现:哦!原来可以这么玩!套用现在一句流行语:“城会玩儿”,意思是:“城里人真会玩儿”。

  今天,这里的文学气息犹自浓厚,孩童们从小就开始了耳濡目染,长大后不知又出几个当代大家。姑娘们纷纷穿起汉服梦回唐朝。来自各地的柳宗元的崇拜者们在大夏天里心中兀自吟诵着“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曾为婚纱影楼首席摄影师,全景图片库,河图创意图片库,中国图库签约摄影师,为上证股份集团,中国水务集团,联想集团,首开集团,国家林业局,中亚管道等多家大型企业做摄影培训。在各类报刊杂志发表过几十幅摄影作品。

  永州公交:5,7,17,27,31路公交均可到达,自驾或出租可以直接导航前往。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615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