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柳宗元《渔翁》引发千年争议

时间:2019-03-23 01:4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渔翁傍晚把船停泊在西山脚下过夜,天亮后他汲取清澈的湘水,燃起楚竹。太阳出来,烟雾消散,看不见他的人影,只听一声《欸乃歌》从青山绿水间飞出。回头一看,渔舟已在天边顺流直下,山顶上方无心的白云互相追逐。

  柳宗元被贬到永州的第七年,写下了这六句小诗,在历代诗人和诗评家中引起了不休的争论。

  北宋苏东坡首先盛赞此诗充满奇趣,他在《书柳子厚〈渔翁〉诗》中说:“诗以奇趣为宗,反常合道为趣。熟味此诗有奇趣。然其尾两句,虽不必亦可。”言下之意,结尾两句可删。

  南宋刘辰翁表示反对,他认为:“此诗气泽不类晚唐,下正在后两句。”此后,《渔翁》结尾两句是不是该删,历代有两种意见。

  南宋严羽、明代胡应麟、清代王士禛、沈德潜等诗论大家挺苏。他们认为到“欸乃一声山水绿”戛然而止,有无尽的言外之意,就很好了。加两句,意思说透了,少余味。严羽甚至说:“东坡删去后二句,使子厚复生,亦必心服。”(《沧浪诗话》)

  反对派阵营有南宋刘辰翁、明代李东阳、王世贞等人,他们主张不删更好,若删去末两句,则这首诗与晚唐的奇趣诗歌一样;更重要的是,删除末两句后,读者容易把重点放在诗的艺术趣味上,却忽略柳宗元当时的处境和发泄心中孤愤的本意。

  说起来笔者是个苏粉,但这次不能站在苏东坡一边。此事要从六句诗这种形式谈起。

  六句诗是一种古诗体裁,相对唐人的绝句和律诗,六句诗更古老。它在诗经中很常见,在魏晋南北朝时盛行。到了唐代,虽然六句诗也形成了严格的韵律规定,但已经不是主流。遵通行格式,前四句诗要按照普通的五绝或七绝的格律来写,而且大多是对场景的叙述或意境的渲染。结尾两句诗,则作为总结和归纳,用来抒发心情和表达意志。

  了解了六句诗的由来,我们便明白《渔翁》结尾两句不可轻易删去。若删去后两句,不仅形式变得有点像唐朝流行的绝句(不入律),而且失去了柳宗元要表达的本意。

  柳宗元出生于官员家庭,父亲信奉儒学,母亲信佛,柳宗元从小就受到儒学和佛学的双重影响。他年少得志,21岁就中了进士,步入官场后,积极参与王叔文集团搞政治革新,迁礼部员外郎。永贞革新失败,贬为永州司马。政治理想破灭,仕途屡遭打压,发泄孤愤是贯穿柳宗元永州十年作品的主题。

  如“我歌诚自恸,非独为君悲。”“废逐人所弃,遂为鬼神欺。”(《哭连州凌员外司马》)

  柳宗元知道自己在永州的一举一动,一直都有人在收集汇报,他就是要让那些排挤打压他的政敌们看看这首诗,我在永州过得好着哩!永州这个地方虽然偏远蛮荒,但我过得自由自在,汲的水比你们清澈(湘水),烧饭用的柴比你们有讲究(楚竹),看的风景比你们奇妙魔幻(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最重要的是,这里天高地阔,让我领悟了人生和自然的真意(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

  虽然不赞同苏东坡对《渔翁》结尾两句的评价,但笔者对苏东坡的“奇趣”之说却极为推崇。开篇“渔翁夜傍西岩宿”稀松平常,但接下来的“汲清湘”、“燃楚竹”,却雅得不得了,其中蕴含的超凡脱俗的意味,不得不令人啧啧称奇。更奇的是,接下来的一句“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这种镜头剪接太不寻常了。寻常的手法是,烟销日出才能看见人,才能看见青山绿水。在柳宗元笔下,青山绿水还有人,仿佛是被一声摇橹歌召唤而来的!

  当然,柳宗元并没有停留在奇趣层面上。按古风,后两句他表达了自己的本意。为了与要表达的本意相符,柳宗元在形式上有意避开了当时流行的绝句和律句,用古老的六句体裁,平仄使用也很随意,隐含了一种不肯同流合污的姿态。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619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